少林气功阐微

文字版 原貌版

柔术之派别,习尚甚繁,而要以气功为始终之则,神功为造诣之精。究其极致所归,终以参贯禅机,超脱于生死恐怖之域,而后大敌当前,枪戟在后,心不为之动摇,气始可以壮往。此所谓“泰山倒吾侧,东海倾吾右,心君本泰然,处之若平素”也。

虽然是,岂易言哉!每见沉心求道之士,平日养气之言不离于口,静悟之旨怀之在心,一旦临以稍可骇愕之事,则面目改观,手足失措,神魂摇荡失舍。如是,而求能静以御敌,戛乎其难。其高尚者且若是,至于浮动轻躁者,其心气之易摇易乱,几成固有性质。故试举目而望,气功之微妙变化,空谷中几无跫然嗣响之音。此吾道之所以日衰也。

气功之说有二:一养气,一炼气。

养气而后气不动,气不动而后神清,神清而后操纵进退得其宜。如是,始可言命中制敌之方。顾养气之学,乃圣学之紧要关键,非仅邈尔柔术所能范围。不过柔术之功用,多在于取敌制胜之中,故于养气为尤不可缓也。

炼气与养气,虽同出于一气之源,觉有虚实动静之分及有形无形之别。养气之学,以道为归,以集义为宗法。炼气之学,以运使为效,以呼吸为功,以柔而刚主旨,以刚而柔为极致。及其妙用,则时刚时柔,半刚半柔,遇虚则柔,临实则刚,柔退而刚进,刚左而柔右,此所谓刚柔相济、虚实同进者也。

以上炼气之说,中有玄妙,不可思议。若泛观之,几如赘语重叠,无关宏旨。详加诠释,精微乃见。今释之如下。


一、运使


既云炼气,则宜勤于运使。运使之法,以马步为先(又名站桩),以身之上下伸缩为次(如是则腰肾坚强,起落灵捷,将来练习拳法无腰酸腿颤之病),以足掌前后踏地,能立于危狭之处,而推挽不坠为效果。究其练成功时,虽足二寸在悬崖,而坚立不能动摇也。(足掌前后踏地须练习久始能,平常人之足掌则前后不相应,故一推挽即跌也。)以上乃练足之法。

盖寻常未经练习之人,气多上浮,故上重而下轻,足胫又虚踏而鲜实力,一经他人推挽,则如无根之木,应手即去。此气不练所致也。故运使之入手法门,即以马步为第一著。俗语云:“未习打,先练桩(又名站桩)”,亦即此意。苟能于马步熟练纯习,则气贯丹田,强若不倒之翁。而后一切柔术单行手法,及宗门拳技,均可以日月渐进矣。

初练马步时,如散懒之人,忽骑乘终日,腿足腰肾,极形酸痛,其力反觉减退。此名为换力,凡从前之浮力虚气,必须全行改换。但到此不可畏难,宜猛勇以进。如初夜站二小时者,次夜加增数分,总以渐进无间为最要。又,站时若觉腿酸难忍,可以稍事休息。其功效总以两腿久站不痛,觉气往丹田、足胫坚强为有得耳。

足既坚强矣,则练手尚焉。练手之法,以运使腋力,令其气由肩窝腋下运至指巅,如是而后全身之力得以贯注于手。用力久则手足两心相应,筋骨之血气遂活泼凝聚,一任练者之施用而无碍也。


二、呼吸


肺为气之府,气乃力之君。故言力者不能离气,此古今一定之理。大凡肺强之人,其力必强。肺弱之人,其力必弱,何则?其呼吸之力微也。

北派柔术,数十年前乃有专练习呼吸,以增益其气力者,成功之伟,颇可惊异。其

非会员显示1200个字符如需浏览文章全部内容

您需要 登陆 并升级为 白银VIP(1元/月)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文章全部内容,没有帐号? 立即注册
331
0
2018-05-30
武风首页 站点首页 会员中心 我的收藏
取消 评论
收藏(0)
评论(0)
评论